搜索

全球十大热销药洗牌!三个重磅种类出局,O药大下滑!

发表于 2021-08-01 02:59:55 来源:墨履保健品行业资讯_保健品行业分析

跟着国际各大药企连续发布2020年财报,Fierce Pharma网站发布了全球最新药物出售20强名单。在商场、研制和医药方针影响下,每年全球最热销药品排名都有改动,而每年的榜单也能够窥见各大药企产品管线和战略布局的一些趋势。

 

  详细来看出售十强药品,比照2019年榜单能够发现,2020年有3款药品新入榜,分别是艾伯维和强生旗下杨森联合开发的伊布替尼(Imbruvica)、吉祥德的抗HIV新药比克恩丙诺(Biktarvy)和由拜耳和强生协作开发的利伐沙班(Xarelto)。

 

  与此同时,罗氏的抗癌药贝伐单抗(Avastin)与利妥昔单抗(Rituxan)已掉出前十。此外,安进与辉瑞的TNF-α抑制剂依那西普(Enbrel)也被挤出榜单。

 

  2020年全球热销药Top 10榜单中,前三甲仍旧稳稳守住其方位,下滑最大是O药,从2019年的第4名滑落至第8,而新上榜的伊布替尼直冲至第5位。

 

  2020年全球热销药物Top 10。

  (数据来历:FiercePharma)。

 

  前十榜单“三进三出”。

 

  全球热销药品Top 10中,虽大部分药品变化不大,但也不乏新种类挤进前十,2020年有3个新面孔。其间,作为全球BTK抑制剂领头羊的伊布替尼增势微弱,2020年出售额为84.3亿美元。值得注意的是,Fierce Pharma指出,伊布替尼的出售额包含艾伯维的53.1亿美元和强生的41.3亿美元,其间艾伯维由10.9亿美元为协作收入,故未核算在内。

 

  伊布替尼是一个高效、高选择性的小分子BTK抑制剂,适用于既往至少接受过一种医治的缓慢淋巴性白血病(CLL)/小淋巴细胞淋巴瘤、套细胞淋巴瘤(MCL)患者的的医治。在国内,伊布替尼经医保商洽后,价格大幅度下降,由此带来国内商场销量大增。

 

  不过,该药也面对两个微弱的对手,一个是百济神州自研管线内第一个商场化种类泽布替尼(Brukinsa),另一个是阿斯利康的阿卡替尼(Calquence)。

 

  吉祥德抗HIV三合一复方新药比克恩丙诺也是榜单新面孔,该药2018年2月初次获批上市,不到两年时刻即成为全球处方量最大的抗艾滋病药物,2020年出售额到达72.6亿美元,同比添加53%,创下了艾滋病药物的单药出售新记载。比克恩丙诺已于2019年8月在我国获批上市。

 

  此外,抗凝血抑制剂利伐沙班也是新上榜。据称,该药是全国际适用范围最广泛的非维生素K拮抗剂类口服抗凝药。在我国,利伐沙班片已获批医治防备和医治成人静脉血栓、缓慢冠状动脉疾病(CAD)或外周动脉疾病(PAD)患者髋/膝关节置换术后的患者等适应症。

 

  再来看被挤出榜单的3个药物,出售额均呈现不同程度的下降。其间,依那西普首要遭到疫情影响,再加上调低了价格,安进估计该药本年还会量价双降。而贝伐单抗与利妥昔单抗则均是由于生物相似药的竞赛。

 

  事实上,依据罗氏2020年财报,曲妥珠单抗、贝伐单抗、利妥昔单抗3个产品的商场份额遭到生物相似药的腐蚀,且由于疫情导致销量下降,尤其是美国商场影响最为严峻,2020年算计出售额只要129.47亿瑞士法郎,比较2019年减少了58亿瑞士法郎,同比下降30%。不过,罗氏抗肿瘤管线中仍有其他产品补位。Tecentriq在一线适应症用药的激发下全球出售额到达27.38亿瑞士法郎(+55%),Perjeta在我国商场需求微弱,出售额到达38.83亿瑞士法郎(+18%),Kadcyla则由于全球各个商场的需求添加完成了17.45亿瑞士法郎的收入(+34%)。这3款产品好像成了罗氏抗肿瘤事务板块的新"三驾马车”。

 

  K。药排名安定,O。药掉队。

 

  PD-1抑制剂范畴,K药和O药是肯定的主角。但在2020年,两种明星PD-1产品的体现却截然相反,K药的出售额同比大增29%,而O药却下滑了2%,并且在2020年的每个季度和2019年的最终一个季度,O药的出售额均比去年同期下降,无法跟上K药的脚步,在全球热销药物Top 10榜单中跌至第8位。

 

  事实上,在PD-1药物上市出售之初,O药才是肯定王者。PD-1商场之争,中心在于获批的适应症。O药和K药开端获批的适应症都是二线医治黑色素瘤,跟着临床实验不断推动,2014年1月22日,BMS正式敞开了O药用于非小细胞肺癌一线医治的Ⅲ期研讨CheckMate 026。4个月后,默沙东才开端发动K药用于非小细胞肺癌一线的Ⅲ期研讨Keynote-024。2016年6月,默沙东首先发布K药达临床结尾;两个月后BMS则意外爆冷,宣告CheckMate 026未达临床结尾。

 

  一直以来,在抗肿瘤范畴,有“得肺癌者得全国”的说法。而在肺癌一线医治范畴失利,是O药的“滑铁卢”。2017年,K药出售额达38.09亿美元,添加24亿美元,而O药仅添加12亿美元,出售额为49.48亿美元,抢先优势逐步缩小;2018年,K药出售额正式反超O药,K药出售额71.71亿美元,而O药仅有67.35亿美元。

 

  K药的微弱添加,正是由肺癌范畴奉献。2017年,K药在美国的收入中,有55%来自肺癌范畴,2018年这一份额则达70%左右。凭仗肺癌一线疗法,K药成功逆袭。

 

  不过,O药当时也在做好反弹的预备,自2020年头以来,其已取得FDA的7项同意,在临床研讨上也取得了一些活跃发展。例如,O药联合化疗或改动胃癌与食管癌一线医治格式,O药联合化疗用于可切除性NSCLC患者新辅佐医治的Ⅲ期CheckMate-816实验到达了首要结尾等,该药未来或许因而重回增势。


随机为您推荐
友情链接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© 2016 Powered by 全球十大热销药洗牌!三个重磅种类出局,O药大下滑!,墨履保健品行业资讯_保健品行业分析   sitemap

回顶部